rss 推薦閱讀 wap

浩瀚新聞網 _新聞熱點事件_每日頭條新聞_今日新聞

熱門關鍵詞:  as  xxx  請輸入關鍵詞  云南  自駕游
首頁 浩瀚新聞 熱點追蹤 投資理財 休閑旅游 都市情感 財經消費 城市資訊 今日在線 商業營銷 微商聯盟

艱苦的歲月留下多少可歌可泣的故事

發布時間:2019-06-17 08:39:56 已有: 人閱讀

  共和國歷經風風雨雨,走過了七十年,產生了多少可歌可泣的動人故事。作家吳靜林的長篇小說《疆山》寫的就是其中的一個。作品把焦點對準我們國家民族最困難的時期,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的一個邊境放牧連隊,講述著那里發生的一切。不是傳奇,也沒有獵奇,而是一群普普通通的兵團戰士,每一天真實的生活。而這些生活,又和一個國家一個民族艱難的命運緊緊地聯系在一起。

  上個世紀六七十年代,中蘇邊境的巴爾克魯山下,駐扎著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的一個牧業連。這里本來一片和平景象,被比喻成雄雞尾巴上的一支美麗耀眼的羽毛,充滿邊地風情的魅力。中蘇兩國突然交惡,隨時都有爆發戰爭的危險。事實上,有些邊境地區已經發生了沖突。這個時候的巴爾克魯山地區頓時緊張起來了。牧業連也被緊急動員,接受上級命令,隨時準備參戰。在這個非常時間里,陸海江、董黎明、李雯等一批大城市的知青,來到了這個正處于嚴峻局勢旋渦中的連隊,編入了戰斗力最強的青年班。這群知青帶著浪漫詩意的想象進了山,等待著他們的卻是濃厚的備戰氛圍。小說一開始,就把主人公們置放到這樣的特殊環境里,預示著兇險命運沖突的故事走向。

  中心故事線條很清晰。按照中央的指示精神,邊境地區要堅決捍衛國家利益,又要盡量避免沖突,避免緊張局勢加劇,防止事態擴大。落實到牧業連就非常具體,他們的任務就是每一年大雪封山的時候,要組織力量進行轉場,趕著羊群通過雙方爭議地區,明確宣示主權后才回到駐地。一去就得好多天,知青們終于領受了大自然的兇險嚴酷。他們要克服險峻的山路和暴風雪,要受凍挨餓。這都不算什么,更危險的是突破蘇聯聯防軍的阻擋干擾。在實力懸殊的較量中,一不小心,就可能擦槍走火。牧業連的女戰士張紅珍,就是在這種情況下被蘇軍流彈擊中犧牲的。所以,每一次轉場,都被看作是一次生死考驗。每一年,他們都要在這個季節里經受一次生死考驗。他們每天的艱苦訓練,都是為了這段受考驗的日子。他們的青春年華,就在這樣的日子里像小河流淌著,像山花綻放著。這樣的故事,今天說起來都沒人信,以為天方夜談。可是,這是真實的歷史,真實的生活,是這片土地真實上演的歷史活劇。

  《疆山》雖然有個故事主線,其實更有意思的是圍繞主線展開豐富邊地現實生活的描寫。牧業連雖小,卻是一個很完整的世俗社會,生活著形形色色的人們。除了新來的知青以外,還有河南籍、江蘇籍和上海籍的戰士,還有哈薩克族的牧民。他們共同堅守在巴爾克魯山里,為默默奉獻著。在突如其來的危險中樂觀從容,沿著封閉的生活軌跡,信心十足有滋有味地過著自己的日子。有意思的是,人們一面準備和蘇聯開戰,一邊卻唱著蘇聯歌曲,讀蘇聯小說。主人公陸海江的思想進步和人生感悟,很多時候來自蘇聯文學。小說真實地描寫著他們純樸的悲歡離合,愛恨情仇,生動地繪出一幅邊地生活風情畫卷,為整個故事渲染出與眾不同的魅力。

  《疆山》這部長篇對那些從艱苦歲月走過來的人們和青春充滿懷念,對共和國的建設者們致以深切的敬意。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幾十年守衛邊疆,建設邊疆,為國家的安全與發展作出了不可磨滅的歷史貢獻,無數的解放軍轉業官兵和知識青年以他們的青春和生命譜寫了這段悲壯的歷史。如果說,共和國是一部悲壯的史詩的話,那么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就是史詩的華彩樂章,而牧業連就是一個充滿的音符。這個時代可以淡遠而去,但歷史不可以被遺忘。小說通過這樣的故事,提醒后人感恩前輩,也因此挺立起作品的立意,提煉出作品的主題,豐富和深化了作品的思想內涵。

  濃重的歷史感悲壯感,貫穿在《疆山》一書主要人物的個性中,成為他們性格品質形成的思想基調。任何一部小說,要獲得成功,不僅需要有好的故事,還必須寫出與眾不同的人物。從某種意義上說,人物比故事還要重要。具有獨特性格的人物所凝聚的時代現實以及生活的容量和信息,是一部作品價值所在。《疆山》所細膩描寫的邊地獨特的風情和生活場景,所營造的特殊氛圍,為小說人物的個性展開和性格打造提供了最佳條件。也就是說,小說人物的獨特性,是在這樣的環境里實現的。

  小說有血有肉地描寫了一大批生活在牧業連的人物,寫出了那個時代人們生存斗爭的精神。其中兩位主要人物特別值得一說,一位是陸海江,另一位叫趙長山。

  陸海江是文弱書生,但偏偏被放到一個隨時準備上前線的張紅珍班。對于一個有理想、有抱負的陽光透亮的青年來說,正符合他的愿望。高強度的軍事訓練,特別是趙長山不當班長以后那種接近魔鬼方式的訓練,讓他經受了進入新生活后第一次嚴峻的考驗。由于他俄語有專長,所以每次轉場都少不了他。每次和蘇聯邊防軍對峙,出現緊急情況,都需要他沖到前面,和蘇軍對話,宣示主權,消除誤會,化解危機。就是在這樣的生活里,陸海江學會了許多生存的本領,價值觀、人生觀 、道德觀也漸趨成熟。此時正值“”,階級斗爭如火如荼。邊地雖然沒有內地那樣殘酷無情,但也受到深刻影響,人際關系也變的復雜詭黠。陸海江正是在這樣的環境里,領悟了真情、正義、友誼、良知、善良、虛偽、丑惡等概念的現實深刻含意,也開始深入思考怎樣選擇自己的人生。 他自覺地把自己融入到邊地生活里,在純樸的人民當中磨礪了思想品質,找到了愛情和幸福。他得到了當地群眾的認可,慢慢成長為一個有責任擔當、有領導才能的連隊干部,在巴爾克魯山扎下根來。作家在塑造陸海江這個形象時,特別注意突出他個性內斂的一面。他其實是一個與世無爭的人,有理想追求,卻誠實對待現實。老老實實做事做人,從不偷奸耍滑。不怕吃虧,碰到好處,總是想到讓給別人。這種個性開始有些吃不開,但卻能夠讓他規避許多出賣自己良心得到好處的風險,保持一顆善良真誠的心。應該說,作家在這個人物身上寄托了自己具有浪漫情懷的理想,確立起作品主題的核心價值取向,有很強的來自生活高于生活的概括力。

  趙長山這個人物則更接地氣,個性更突出。他文化程度低,脾氣火爆,性格粗糙,愛喝酒,敢罵人。但他為人仗義忠誠,為了替犧牲的恩人張紅珍報仇,他借酒勁想去摸蘇軍的哨所。雖然沒有釀成外交事件,卻也造成邊境騷動。在當時,被視為上的嚴重事件,趙長山因此受到嚴格的審查。好在為人正直的老連長彭大明看好他,不僅沒有處分,還讓他當上了張紅珍班的班長,負責把知青們訓練成合格的戰士。他獲得了陸海江的友誼,娶了哈薩克族牧民的養女阿斯燕為妻。副指導員江濤將趙長山視為眼中釘,非但不信任他,還經常借故整他。趙長山為人豁達豪放,并不把這些事放在心里。終于有一天,趙長山因誤殺了牧民的一只羊被江濤抓住把柄。江濤小題大做,要置趙長山于死地,將其送上法庭,趙長山因此判了一年徒刑。出獄后,在一次轉場中,趙長山為救知青而獻出生命。“”結束后,他終于得到平反,被追認為烈士。

  作者塑造趙長山這個形象就是要挖掘普通人身上的英雄品質,突出這個人物的悲壯感。這和作品主題精神是高度一致的。趙長山盡管處境險惡,受盡了磨難,但初心不改,他認定了彭連長是個好人,是黨的好干部,就一心一意地跟著彭連長。他認定了陸海江是個好人,就千方百計幫助他保護他。他認定張紅珍班,就忠誠于這個集體,連服刑也要在這個集體里完成,最終把他的生命都獻給了這個光榮的青年班。他當然不是個完人,甚至是個毛病很多的人。曾經因為打老婆鬧得沸沸揚揚,惹犯眾怒,差點被扣上破壞民族團結的帽子。也曾為了讓自己的女人吃上羊肉,誤殺了牧民的一只羊,犯了錯誤。不過,當國家需要他的時候,他挺身而出,不惜犧牲自己。這個外表粗獷的人,有一顆忠誠正義的心,具備一種常人達不到的品質。正是這樣,他才吸引著陸海江,感動著陸海江。陸海江正是從他身上汲取了思想和生活的力量。這個人物也許不算高大,但真實可信,是邊疆那個特殊地區粗放的生活土壤中養育出來的民間英雄。

  陸海江和趙長山這兩個形象互相襯托,相映成輝,構成了小說主題的人民立場,人民精神。可以說,這是一部謳歌人民,贊美英雄的小說作品。當代小說正在失去描寫英雄的能力,《疆山》努力發現普通人身上的英雄品質,寫出創造生活的精神和正能量,不僅把握住了生活的本質,而且堅持了正確的創作方向。

  《疆山》這部小說最有魅力的部分就是把邊地男女愛情寫得風生水起,蕩氣回腸。主人公陸海江本來傾心高中同學李雯,沒有注意到連長彭大明的女兒彭春燕在暗戀著他。后來,他發現李雯一心想出人頭地,與自己的情感漸行漸遠,遂開始留意這個經常纏著他畫像的女孩,兩人漸漸產生了感情。小說安排了許多情節,去表現陸海江、李雯、董黎明這三個朋友之間的情感關系。當董黎明得知陸海江愛上彭春燕以后,趕緊找李雯表白自己的愛情,沒想到李雯還在愛著陸海江。他們的情感,雖然都有著價值觀、道德觀、人生觀之間的沖突,仍然顯得很單純,帶著那個時代的風貌。這種單純在今天是非常稀缺的。

  小說著重描寫的女性是彭春燕。這是一位巴爾克魯山養育出來的姑娘。熱情天真,純樸無華,有一顆天然的美麗的心靈。她帶著大山里野花的芬芳,帶著邊地生活的氣息,走進了陸海江的生活,并占據了他的心。與李雯的情感關系中,有些被動、有些迷惘的陸海江終于知道了自己真正愛的是什么人,感受到真摯愛情的美好。這個女性形象的塑造,支持著陸海江形象的挺立。他們的愛情可以說是一首艱苦歲月的動人的生活之歌。

  如果說陸海江的愛情故事注重詩意的話,那么趙長山與阿斯燕的情感與婚姻則帶著粗放的生活質感,帶著鮮明的邊地風情特色。阿斯燕是牧民馬力克的女兒,雖然是當年收養來的漢族女孩,而且長大后發現她有精神上的疾病,但馬力克還是把她當作掌上明珠,并在應該出嫁的年齡里,許配給自己的好朋友趙長山為妻。比阿斯燕大十五歲的趙長山也愿意照顧阿斯燕一輩子,可是婚后他才發現兩人無法生活在一起。阿斯燕從小在牧民家庭長大,生活習慣和飲食習慣與漢人完全不一樣。阿斯燕甚至連基本的家務都不會做,整天都在外面騎馬奔跑,趙長山訓練回家連一碗面條也吃不上。時間長了就受不了,有一次就動手打了阿斯燕。從此,這兩個人就這樣打打鬧鬧,把整個連隊攪成一鍋粥。其實,趙長山內心里非常愛妻子,而阿斯燕內心里,也非常愛這個粗魯的男人。慢慢地,趙長山知道阿斯燕必須吃肉才能開心,精神才能正常,于是想方設法給她找肉吃。這兩個人的情感關系非常有意思,非常動人。這種看似矛盾卻很深厚的情感,只有在巴爾克魯山這個地方才更動人。

  小說最為凄美的愛情描寫數羅豪才與齊桂花之間的婚外情關系。羅豪才與妻子長期兩地分居。他聽從作為高級干部的父親的意愿,在邊疆工作十來年。而齊桂花則是一個非常熱心開朗的女人。她看到羅豪才吃不慣食堂,就主動提出來到她家里搭伙。兩人特殊的情感關系維持了好多年,直到有風聲說羅豪才要調回北京,才攪動了這一汪平靜的感情湖水。當時的社會環境和觀念不同情不理解他們的愛。羅豪才是個厚道人,總是回避她的感情,又離不開她做的飯。兩人直到要分別的時候,還保持著柏拉圖式的愛情。小說以同情的態度寫出他們兩人的情感困惑糾結和人性掙扎扭曲,真實反映了那個時代人的情感的矛盾沖突。《疆山》中的婚外情細節展開和描寫特別有人性的深度,也特別有道德力度,因此也特別讓人揪心。作品為他們的愛情找到了一個歸宿,讓羅豪才意外死亡,埋在邊地,齊桂花因此找到一輩子守候的理由,也算是有情人終成眷屬的另一種版本。

  黃佩佩與王長根則是悲情性的。黃佩佩是上海來的知青,受不了在山上放羊之苦,只好求副指導員江濤,找機會把她調到學校教書,也好和戀人王長根在一起。她因此一步步落入了江濤的圈套。以自己的失身換取了生活的權力,卻最終無法面對愛她的王長根。這樣的故事并不新鮮,卻也真實地反映了那個年代的女性受到的傷害,具有批判現實的意味。

  《疆山》聚焦的是一個牧業連,實際上折射出一個時代的風云變幻,描繪出一個時代波瀾壯闊的風貌,塑造出一批真實可感的人物形象,從普通人的生活中凝聚起一個時代的道德精神力量。這是典型的現實主義文學的表現方法。可以說,《疆山》是一部具有現實主義精神和力度的優秀作品。中國文學走了那么多年,到現在才發現,現實主義文學越來越萎縮,越來越沒有地位,因此也有人不斷地呼吁現實主義要回歸文學。其實,文學發展有自己的規律,不必過于擔心。只要文學是源自我們的民族的歷史,源自人民的生活,就一定會有現實主義發展和進步的空間,現實主義也就永遠不會退場。《疆山》的創作,證明了現實主義的旺盛生命力。

  艱苦的歲月留下多少可歌可泣的故事 讀吳靜林長篇小說《疆山》,陸海江和趙長山這兩個形象互相襯托,相映成輝,構成了小說主題的人民立場,人民精神。如果說陸海江的愛情故事注重詩意的話,那么趙長山與阿斯燕的情感與婚姻則帶著粗放的生活質感,帶著鮮明的邊地風情特色。

首頁 | 浩瀚新聞 | 熱點追蹤 | 投資理財 | 休閑旅游 | 都市情感 | 財經消費 | 城市資訊 | 今日在線 | 商業營銷 |免責聲明

Copyright2008-2022 浩瀚新聞網 www.ezowxj.tw 版權所有 業務QQ:17468920 Power by DedeCms

電腦版 | wap

老腾讯分分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