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推薦閱讀 wap

浩瀚新聞網 _新聞熱點事件_每日頭條新聞_今日新聞

熱門關鍵詞:  as  xxx  自駕游  云南  浙青春,正黔行
首頁 浩瀚新聞 熱點追蹤 投資理財 休閑旅游 都市情感 財經消費 城市資訊 今日在線 商業營銷 微商聯盟

電視劇《歡樂頌》也是現實主義的情感頌

發布時間:2018-11-15 02:09:16 已有: 人閱讀

  聊起近來熱播的電視劇,不說說《歡樂頌》實在落伍。該劇自4月18日在浙江衛視、東方衛視首播,而后又登陸浙江衛視上午劇場,不僅收視率一路飄紅,網上點擊率居高不下,而且引發的話題和討論也此起彼伏,有人說它是現實主義都市情感劇的力作,也有人說它是價值觀存在問題、宣揚拜金主義的“金錢頌”。

  越是存在爭議的作品,往往越能激起人一看究竟、品評一二的興趣。筆者正是在論者或極力稱贊或口誅筆伐的對立中看完《歡樂頌》的。電視劇作為大眾文化消費產品,兼具藝術品與商品的雙重屬性。作為藝術品,《歡樂頌》的好壞引發討論再正常不過;作為商品,《歡樂頌》的質量毫無疑問是過硬的。

  《歡樂頌》從制片、導演到出品幾乎由去年紅到發紫的電視劇《瑯琊榜》的原班人馬一手操持,自然也繼承了《瑯琊榜》的精致。有細心網友發現,劇情中提到某網站上關于“海歸美女”的帖子竟真的在該網站存在,帖子下面還有網友互動。劇組還為劇中人曲筱綃注冊了微博,不時發布與電視劇有關的內容。這就在一定程度上模糊了劇情與現實的界線,給觀眾強烈的現場感和參與感,不僅在藝術上強化了作品的真實感,在營銷上也別開生面,對劇作的傳播、話題的醞釀頗有幫助。

  《歡樂頌》的開場和結構方式讓人想起茅盾的小說《子夜》。《子夜》以葬禮開篇,把身份、地位迥異的各色人物聚集到同一個場域中依次亮相,再以各自的故事結構全篇,敘事的觸角深入社會各個角落,廣度、深度因而得以拓展。在《歡樂頌》中,人物聚集的集中場域是歡樂頌小區某住宅樓22層,劇作通過電梯失靈事件這一“極端境遇”讓5位女主人公集中亮相,以危險、恐慌的情境讓人物的真實個性在短時間內集中凸顯,5位階層不同、性格各異的女性湊在一起,頓生“劍拔弩張”之感,而她們從“戰斗”到和解、成為朋友,也成為《歡樂頌》的一條主線位女主人公有海歸精英安迪、富二代曲筱綃,也有來自草根階層的樊勝美、邱瑩瑩和關雎爾。與其說編劇按照出身、金錢來描寫人物的性格、能力,不如說人物的家庭環境、成長空間對其性格、能力造成了巨大的影響,又進一步影響了她們的處事方式和人生態度。這幾種要素間的勾連其實是當今社會隨處可見的真實,《歡樂頌》的高明之處不僅在于精確呈現這種真實,更在于將人物塑造得立體鮮活,主創不是以一定的性格模式框定人物,而是在一個個具體的情境中對人物的情感和生命邏輯給予盡可能的體貼,因此在一定程度上突破了一般認知對某一類人物的刻板印象。當你發現不再能夠對劇中人做輕而易舉的善惡、好壞判斷,劇中人讓你又愛又恨,這恰恰說明該劇人物塑造比較成功。

  如果說安迪和曲筱綃的生活離普通人太過遙遠,初入社會的邱瑩瑩和關雎爾又缺少現實歷練而不夠豐富,那么樊勝美的閱歷、處境、心態則更容易引發廣大都市白領的共鳴。看到樊勝美,筆者不禁想起司湯達的小說《紅與黑》,樊勝美幾乎是中國女性版于連,從三、四線城市來到大都市打拼,有野心、能吃苦、肯努力,渴望躋身上流社會,自卑、虛榮、外表堅強同時又驕傲、敏感、內心脆弱,有手段卻也有底線,希望借人之力,卻又用過分強烈的自尊心把自己包裹得嚴嚴實實。有許多瞬間,她仿佛脫離了底層,與向往的上流社會一步之遙,可真的撞上去才發現,原來她身處的世界與她渴望的世界是那樣壁壘森嚴。或許是基于中國社會城市與鄉村、現代與傳統的二元對立的許多相互矛盾的特質糾結地集中在樊勝美一人身上,使得這個人物非常復雜,極具心理與人性深度,也引發了極大的爭議。樊勝美的可愛或可恨,很可能都是因為她太容易讓人在她身上看到自己,而接受一個真實的自己,其實是需要很大勇氣的。

  《歡樂頌》通過樊勝美的視角展示了國際化大都市最為浮華、冷酷、虛偽、世故的一面,但筆者以為,電視劇的描寫并非宣揚拜金主義、享樂主義,而是恰恰相反,《歡樂頌》通過樊勝美在虛偽浮華中的碰壁和關鍵時刻身邊朋友的挺身而出,站穩了自己回歸情感、回歸人性、堅持正能量的價值立場。

  樊勝美試圖通過自己的努力和人脈,以不違反法律、不傷害他人的方式進入上層社會,她的舉動固然不高尚,甚至有點庸俗,但同時也自有其合理性和苦衷,不能簡單否定。似乎“成功”了的樊勝美在父親病重急需手術費,四處求告卻一籌莫展時,才在眼淚中恍然大悟:那些“上層社會”的酒肉朋友是靠不住的。這一情節是該劇臨近終結時的故事,《歡樂頌》以此對現代社會滾滾紅塵中的虛與委蛇做了深刻的否定和嘲弄。在樊勝美人生最艱難的時刻,站在她身邊的是她的朋友——與她只有情感關聯,并無利益關系,甚至還有些小齟齬的朋友。小矛盾在大利害面前煙消云散,觀眾看到的是人與人的互相體諒和扶持。至此,《歡樂頌》否定了什么、禮贊了什么,已經顯而易見。

  《歡樂頌》通過曲折的故事、立體的人物、深刻的人情世態描寫展現人生百態,堅守正面的價值立場使該劇看起來比一般的都市劇厚重很多。作為一部極具現實主義氣質的電視劇,《歡樂頌》也對現實主義作品如何處理現實生活,尤其是現實生活中不那么陽光的部分,提供了可資借鑒的參考。

  筆者以為,一部作品并不是有了一點現實原型就可以稱作現實主義的。中國古代大量的志怪小說證明:許多時候,所謂“現實”的描寫其實意在襯托甚至突出荒誕。真正的現實主義并非作品的每個情節、每個人物都原樣照搬生活,而是精神上對生活的忠誠——不夸大也不回避、不渲染也不粉飾、不無中生有也不睜著眼說瞎話。譬如與《歡樂頌》有著大量相同基因的《瑯琊榜》,它并沒有歷史人物、故事的原型,但它對諾言、正義、,對中國文化中的忠義精神與家國情懷的弘揚,深深植根于中國社會與文化的現實,是而在虛構的故事中顯露強烈的現實主義氣質。相比之下,部分電視劇看似“真實”的背景、人物等,不過是為其根底里的虛頭巴腦做了次無聊的站臺。站在精神價值的層面觀之,堅守現實主義對今天的電視劇創作來說,是一件不無奢侈的事情。

  馬克思認為,矛盾是普遍存在的。現實生活不可能只有美好,陽光雨露常常和垃圾堆同在,垃圾堆甚至會因陽光雨露的存在而尤為顯眼。堅持現實主義創作,就是應該在享受陽光雨露的同時,也不忽視甚至掩飾垃圾堆的存在,通過對垃圾堆的正視而達到清理之目的。著名學者錢鐘書早就表達過這個意思:決定一部藝術作品境界高低的不是它寫了什么,而是它怎樣寫的。波德萊爾的《惡之花》極盡描寫“惡”之能事,而知音讀到的則是詩人對善與美的渴盼。古希臘經典悲劇《俄狄浦斯王》上演了千年,筆者并未見哪個觀眾看完此劇,便去模仿主人公弒父娶母。一部藝術作品描寫什么,不等于就認同什么、歌頌什么或倡導什么。就像暴力美學試圖以展示暴力之丑而杜絕暴力一樣,藝術作品對丑惡、黑暗的展示,可能恰恰意在對其進行否定和批判,這也是弘揚正能量之一途,這樣的例子古今中外不勝枚舉。

  當然,筆者并不認為《歡樂頌》的藝術水平已經如那些世界名著一般高超,經典藝術作品總是包含對人類生存狀況的揭示與關懷,對人性的深刻剖析和對人之精神價值的高揚。《歡樂頌》作為大眾文化消費品,在精神境界上的高度有限,但它至少深刻把握了當今的現實,并進行了反思,堅持了正能量。至少截至第一季,《歡樂頌》走在一條可貴的藝術道路上,沒有跑偏。

  人有怎樣的文化和胸懷,往往就會產生相應的情緒和感覺。因而對于同樣的作品,總是有不同的解讀。對于那些陽光、雨露、垃圾堆來者不拒,把價值判斷深深包裹在藝術外衣之下的作品,解讀起來或許需要一點聰明和耐心,也需要一點常識和平常心。(羅群)

首頁 | 浩瀚新聞 | 熱點追蹤 | 投資理財 | 休閑旅游 | 都市情感 | 財經消費 | 城市資訊 | 今日在線 | 商業營銷 |免責聲明

Copyright2008-2022 浩瀚新聞網 www.ezowxj.tw 版權所有 業務QQ:17468920 Power by DedeCms

電腦版 | wap

老腾讯分分彩开奖